被传同传造假后 科大讯飞刘庆峰:人机耦合使得AI构建幸福世界

一、FF创始人 贾跃亭

11月13日消息,FF创始人贾跃亭在“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战略会上表示,自己在接到恒大投资意向时只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绝不能出让公司控制权,其他的股权和经济利益都可以做出让步。贾跃亭称,“公司控制权是FF的生命线,是真正让FF达成产业变革的前提。恒大一口答应我的条件,并且很快就达成了融资协议”。

贾跃亭称,“基于对恒大的诚意和信任,FF提前把45%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恒大,而FF只获得了8亿美元的资金”。贾跃亭表示,“恒大不仅一再拒绝履约和承担付款责任,反而多次以不同手段阻止公司对外融资,同时在9月份进一步要求FF签订多达9份的霸王协议,长达一百多页。其中包括随时可以触发向恒大健康廉价转让FF中国全部资产及全球高价值IP等无法接受的不平等条款”。

据新京报报道,一位熟悉恒大的知情人士透露,“恒大支付7亿元的补充协议要求是,贾跃亭解除其作为失信人对FF中国的影响,并让FF中国获得金融机构等的支持,但贾跃亭并未做到,因此恒大没有提前支付款项的义务””。

#网友评论:夺权之战真是愈演愈烈#

二、科大讯飞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刘庆峰

继回应外界所传“AI同传造假”事件后,11月13日,科大讯飞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刘庆峰在麻省理工学院中国峰会上再次谈起“人机耦合”的概念。刘庆峰表示,“在人工智能领域达成人机耦合的模式是科大讯飞未来目标,通过脑科学等多学科训练,为每一个人研发出AI助手”。刘庆峰称,“人工智能构建幸福世界的阶段不是人工智能替代人类工作,而是走向人机耦合模式”。此外,刘庆峰表示,“科大讯飞下一步的研发路径,就是做人机耦合”。

#网友评论:所以“替代”和“耦合”的区别是什么#

三、锤子科技创始人 罗永浩

11月13日消息,针对有媒体报道的“锤子科技回款不足导致资金链紧张,目前正在裁员,只留40%的人员”消息,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对此回应称,“这是创业六年来见过最失实的报道,而且完全是彻头彻尾的耍流氓。你不用耍完了流氓又假惺惺地提什么尊重,我们会起诉的,你等着吧”。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锤子科技已开启全公司裁员计划。该知情人士表示,“第一波主要是研发、供应链,之后是市场,第三波裁员也已经开始了,最终只留下40%的人员。”报道称,“本次大规模裁员由锤子市场副总裁苗颖主导,被裁人员可以获得《劳动合同法》规定的N+1补偿”。

#网友评论:这一次,老罗愤怒了#

四、VIPKID联合创始人 陈媛

11月13日,在GET2018教育科技大会上,VIPKID联合创始人陈媛表示,“高速增长的在线教育促进了教育链条的整合全面加速,同时创业者也需要有慢心态,一家教育机构好不好最终还是由产品质量决定”。此外,陈媛表示,“孩子的成长是不可逆的,在线教育企业与其他互联网企业相比,具有不可逆的特性,烧钱砸流量并不能换来忠实用户,家长往往更相信口口相传”。

#网友评论:心急做不出好产品,好产品也需要宣传#

五、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 李开复

11月13日消息,在2018 Techonomy大会上,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表示,“人工智能在创意和常识的战略性使用上仍存在着局限,更别提缺少同情心了”。李开复称,“即便如此,AI仍可帮助创意人员发挥更大的创造力、让战略决策者更具战略性、让核心人员将更多精力放在人性化上”。

#网友评论:如何让AI变得温暖#

“双11”重新认识小米:手机靠边站、家电胜格力

“双11”购物节,不仅是消费者们火拼的购物节,更是各家企业们证明自己的一张“成绩单”。如果不在双11当天拿下几个“第一”,或是没能“超越自我”,仿佛对于商家来说都是很没面子的事。而从“双11”战报中,也可以窥探对于厂商未来的发展策略。

面对当下国内手机市场遭遇“天花板”,整个手机行业都在寻求出路,或出海、或转型、或二者兼备。小米便是一个典型的企业,在今年“双11”战报中,可以清晰看出它在手机产品线之外,是如何调整发展路径的。

手机靠边站,IoT增长强劲

从榜单上看,小米手机不再是称霸天猫、京东、苏宁等平台总销量的No.1,取而代之的是增加了销售平台平台、以及价位段等定语之后的销量冠军。总让人感觉小米手机在双11中虽然赢了几场战役,但是否赢了正常战争?不管是不是,反正没官宣。

相比手机业务,小米在IoT产品销量上却取得了强劲的增长。电视、路由器、净水器等品类均取得了各大电商平台销量与销售额的冠军。值得一提的是,在在天猫双十一大家电榜单中,小米竟然超越了格力,成为第三。

眼看双12即将到来,五年前雷军与董明珠的“十亿赌约”也马上到了决胜负的日子。随着小米IPO后,市值已经超过格力电器300亿,而营收也在大步拉近与格力的差距。如今格力已经在自己的优势项目上开始出现不敌小米的迹象,董小姐的心中是否会掀起一些急躁的波澜呢?

IoT或取代手机成为小米“发动机”

且不提雷军能否最终赢得十亿赌约,但毫无疑问的是,小米在IoT业务上的增长对于小米的营收增是功不可没的。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现场讲话中强调“AI+IoT”是未来的风口,也是小米核心战略之一。同时,小米面向智能家居的人工智能开放平台成功入选“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

而随着小米“AI+IoT”战略的推进,小米在数年的时间中,已经投资或孵化了超过220家生态链公司,为“MIoT”(小米IoT)生态的闭环奠定了基础,也让IoT成为了最有可能取代手机业务,成为小米下一个“增长引擎”。

据小米二季度财报显示,小米今年二季度虽然大部分收入依然来自手机业务,但手机业务占其整体营收为67.4%,相比去年同期有所收窄。而小米的IOT与生活消费品业务同比增长104.3%,是其三项业务中增速最快的,占整体营收的比例22.9%,较去年同期提升2.5个百分点,并有持续扩大的趋势。

小米在招股书中曾这样描述自家的IoT平台:这些产品互通互联,既改善了用戶的生活,又为我们的互联网服务提供了专属平台。如今,小米人工智能开放平台已连接超过1.15亿台IoT智能设备,建成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级IoT平台。

从手机公司到IoT公司

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5G时代的带来,IOT市场将进入爆发性的阶段,小米布局成型IOT业务将带来巨额流量,加速小米互联网业务的发展与变现,最快或许明年IOT业务可望超过手机业务成为其第一大来源收入。

换句话说,小米在未来很可能从手机公司向IoT公司转化。数据机构表示,2017-2022年,随着消费升级以及数字化生活的渗透。消费级IOT用户年年复合增长率预计为25%。相比国内手机市场开始呈现负增长态势,各家企业不得已通过出海继续寻求增长,IoT的强劲增长必将成为厂商趋之若鹜的风口。

反观国内市场,从事IoT硬件的企业并非少数,但智能硬件领域形成一个闭环的正反馈的模式,对用户能够保持体验的一致性,对生态企业也能提供积极有效的赋能和反馈的,小米是少数能够提供这样的企业之一。

小米“AI+IoT”已经成熟了,可以开始自己拉客了。手机与IoT都已经呈现巨头雏形的小米,离真正的“互联网公司”,恐怕只有亟待提升的“一成不变(占总营收一成)”的互联网服务收入了。

酷派集团:专利复审委裁定公司所起诉小米侵权专利部分有效

36氪获悉,酷派集团公告表示,公司附属公司就与小米通讯等被告之间的三项发明专利权纠纷向法院提起的诉讼,小米通讯此前就该专利权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专利权无效宣告请求,复审委员会在11月9日发出维持该专利权部分有效的决定书。公司认为,此决定书为公司日后案件审理中提供了有利证据支持。目前案件均已受理,尚未开庭。

沃尔玛宣布旗下电商巨头Flipkart集团CEO宾尼辞职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今日早些时候,电商巨头Flipkart集团CEO宾尼-班萨尔(Binny Bansal)宣布辞职,立即生效。

自从联合创立Flipkart以来,宾尼一直是该电商网站的重要人物。但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可能会对该公司业务造成不必要的干扰,因此宾尼决定辞职。

此前,沃尔玛和Flipkart委托进行了一项独立调查,调查这位CEO本人是否存在严重的不当行为。他坚决否认了针对他的指控。

“我们有责任确保调查活动进行得彻底而周全。虽然该调查活动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针对宾尼的指控属实,但是它确实发现他出现了一些判断上的失误,而且他在一些事情上缺乏透明度。正因如此,我们决定接受他的辞职。”沃尔玛和Flipkart在一项声明中说。

在过渡期内,宾尼和我们一直在努力合作推行接班人计划。这个计划现在已在加速进行。在未来,卡延-克里希纳穆西(Kalyan Krishnamurthy)将继续担任Flipkart业务的CEO。Flipkart业务现在包括Myntra和Jabong这两个独立运行的平台。

阿南特-纳拉亚南(Ananth Narayanan)将继续担任Myntra和Jabong平台的CEO,并向卡延汇报工作。萨米尔-尼甘(Sameer Nigam)将继续担任PhonePe平台CEO。萨米尔和卡延将直接向董事会报告工作。(乐学/编译)

王思聪大奖唯一男生现身:我是直男首次中奖 不知为啥选我

在11月3日英雄联盟S8世界赛总决赛上,IG战队最终击败FNC拿下冠军,面对中国LOL拿下世界冠军这件事,国内玩家兴奋的同时,王思聪则通过抽奖的方式来庆祝。

在这场抽奖活动中,有一波最受关注,即抽取113人每人获得1万元现金。不过,从王思聪公布的最终获奖名单来看,其中有112位获奖者是女性,只有1位是男生,这个结果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有不少人甚至调侃说下次想中奖先把性别改成女性。

相比起中奖的女性用户来说,网友更很好奇这位幸运的男生,到底是怎么样的,于是乎他悄悄的出现了。从网友晒出的聊天记录看,这个男生是首次中奖,他也很懵为啥微博就抽取了一个男生,而且还是自己。更有趣的是,他还表示大家不要怀疑性别,自己是绝对的直男(自己也确实没有改过性别)。

很多网友也比较关心,这位男生拿到这1万元奖金会干嘛?从该男生的表态看,自己是个吃货,所以奖金就是拿来吃吃吃。

微博抽奖机制遭网友吐槽

王思聪此次为庆祝IG战队拿出113万元来回馈网友,让不少网友兴奋不已,但最后的结果却出乎意料,很多人都质疑这次微博抽奖的公正性,由于讨论的太激烈了,以至于微博CEO王高飞(@来去之间)不得不现身给出说法。

王高飞表示王思聪的活动参与用户男女比例其实是1:1.2,你想改性别也是徒劳,因为微博抽奖的关键是不能抽出来机器号,所以但凡有点儿像水军的抽奖时候都会降权。这样的解释显然不能服众,难倒男性用户在微博抽奖机制中就是被当作水军吗?

微博CEO无奈要改变抽奖规则

在大家的各种逼问下,微博CEO还表示,以后微博抽奖加选项将不过滤疑似垃圾用户,博主选择纯随机抽奇偶即可,谁转发多中奖几率就高,这样调整后大家不要向工商部门投诉他们就可以了。大家怎么看此事?

传Waymo商用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下月推出

腾讯科技讯 消息人士向彭博社透露,Alphabet旗下Waymo计划在12月初向商用无人驾驶汽车服务迈出下一步。该公司将推出面向普通消费者的新出租车服务,目前尚不清楚该服务的具体名称。

Waymo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预计将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推出。目前,该公司在这里已经运营着一支由改装版克莱斯勒Pacifica组成的车队。报道称,“某些汽车”将配备司机,而司机将会在必要情况下接管汽车。新服务的价格与Uber和Lyft相比将有竞争力。

提供付费出行服务将是无人驾驶汽车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彭博社最初猜测,这项服务将会限制在Waymo当前有400人参加的“早期乘客项目”中,但参与者将不再受到保密协议的约束。此外,地点与目前在凤凰城的测试范围相比也不会有改变。

尽管许多自动驾驶出租车将不再配备司机,但自2017年10月以来,这已经成为Waymo测试的重点之一(远程操作中的人员可以在发生特殊情况时介入)。随时间推移,服务范围很可能会逐渐扩大。不过在起步之初,服务与此前测试相比预计不会有大的变化。

有报道称,Waymo计划在美国多个大都市地区推出此类服务。硅谷将是候选地区之一。在这里,Waymo已经拥有无人驾驶面包车,为X实验室的员工提供出租车服务。硅谷当地近期还批准了Waymo的申请,允许该公司在没有配司机的情况下测试无人驾驶汽车。(编译/陈桦)

荣耀总裁赵明:我上任前董事会很犹豫,任正非甚至有些担心

近日,荣耀总裁赵明以《笨鸟不等风》为题,在华为内刊《华为人》上发表了一篇回忆自己自2015年初“意外”接掌荣耀以来的心路历程和难忘往事。

全文数千字,内容详实,赵明以第一人称详细讲述了自己如何在国外出差途中“意外”接到自己将出任荣耀总裁的电话通知,到从华为手机剥离独立品牌运作时的艰难,再到第一次618和双十一活动前后的种种,以及产品研发和新品上市中遇到的问题,等等,可谓是诚恳奉上,和盘托出。

以下是赵明自述全文——

首次亮相,我解开了衬衫的第二粒纽扣

2015年的早春,德国杜塞尔多夫的清晨依旧寒冷。跑完10公里,我照例拿起手机开始处理邮件,一条信息跳进来 “胡总有急事找您,请速回电话”。这条短信改变了所有既定的轨迹,接下来与我、与荣耀相关的人和事,都开始走向了自己未曾想过的不确定性。

那时,胡厚崑是轮值CEO。我给胡总电话,电话里胡总很直接,“董事会已经决定由你来接任荣耀总裁。”胡总还调侃说,董事会之前也有犹豫,任总甚至问了一句“赵明能不能放得开?”胡总打了包票,“肯定没问题。”

听到胡总的描述,我内心有点复杂,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次巨大的挑战,记得当时还下意识问:“为什么选我?”这是个只能成功的岗位,我是否具备这个能力?我又能给荣耀带来什么不同的东西?我有些犹豫,便告诉胡总,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一个小时后,我给胡总回复。胡总说:“好,这是一个公众人物,你要做好准备。”

当天晚上,公司的对外新闻稿、公开信准备妥当,第二天,便正式对外做了发布。与此同时,我立即通过视频与荣耀团队做了深入的业务沟通。由于当时我还身兼原职,不能立即回国。最开始的半个月都是通过视频与荣耀团队进行沟通。我以为这样的过渡会持续一段时间。然而,两周后的巴塞罗那展我便被“赶鸭子上架”了。

巴展上,按计划发布荣耀 X2手机和荣耀路由器两款新品。我在发布的头一天,从德国赶到巴展现场。到现场后,华为终端CEO余承东突然跟我说:“赵明,既然你已经是荣耀总裁了,明天的发布会就由你来做。”我难以置信,但又没有退缩的理由。

我有点紧张,不是因为不熟悉发布材料,而是因为我从没向大众媒体做过演讲,更没发布过任何产品,就连我穿衣的风格都是一丝不苟。忽然之间,我实实在在意识到,荣耀之路将与我之前走过的道路截然不同。

第二天,在登台之前,我脱掉了西装外套,摘掉了领带,只穿了一件衬衫,还特意解开了衬衫的第二粒纽扣。据说,这代表着互联网行业的开放和自由的文化精神,为这粒纽扣,很多兄弟开了我几个月的玩笑。

稳住团队,打胜仗成为荣耀的唯一出路

巴塞罗那发布会后5天,我便回到中国,全心投入到了荣耀。

2015年初的荣耀因为组织调整,队伍不太稳定。我首先要做的,便是稳住团队。如何稳定?最好的办法就是打胜仗。

那时是3月底,友商们在降价大促。我们如何在势头上压制住对方?我们的优势是什么?站在大风口上,猪都已经飞了,我们愿不愿意当猪?

经过三个日夜的反复讨论,兄弟们都认为,我们不能跟随,一定要另辟蹊径。在海外多年的市场经历启发了我。荣耀背靠华为最大的优势是全球视野,我们何不聚合全球力量来打赢这一仗。当时,荣耀已经跟随华为进入了70多个国家和市场,这股力量如果集结起来能量是巨大的。于是,“荣耀408全球狂欢节”就诞生了。

4月8日当天,全球所有市场同步开启促销模式,一下子让国内消费者认识到了荣耀这个品牌的张力。这是一个与其他互联网手机企业有着完全不同格局的中国品牌。408这一仗算是打了一个“开门红”,全球战报不断袭来,但不足以彻底提振士气。第二场硬仗便是“618”,这是互联网手机品牌一年两次的销售大战之一,只有把“618”干漂亮,才能稍稍稳住军心。

讲心里话,让荣耀去拼价格,真的不占优势,因为我们的研发投入摆在那里,又不能用“亏损做大规模”的方式讲一个资本故事。我们也曾想妥协,“亏就亏这一天,先赚个彩头”,“我们做的不是销量是新闻”。兄弟们满腔热血,但然后呢?这个亏损的大窟窿,怎么补?大家都知道这条路走不下去,不如反其道而行之。华为的优势是沉淀了三十年的品质。于是我们想出了一招,用品质换价格。在“618”一片大降价的氛围下,荣耀喊出“加价1元送1年维保”。这在当时用户普遍对互联网手机质量将信将疑的大环境下,具有很强的冲击力。

2015年的“618”,我们已经做好了赢的充分准备。

但谁也没有想到,我们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考验。“618”前,有一批荣耀手机在运输途中,发生了极为罕见的集装箱车的轮胎自燃事故,但集装箱内的手机并没有被烧到,只有很少一部分明确受到一些高温的影响,绝大多数连包装都是完好无损的,且检测手机没有问题。质量部门判断这些手机绝大多数使用两年后应该没有问题,但不能100%确保全部没有问题。怎么处理这些手机?这些手机共17000多部,价值约2000万元,都是当时正热销的手机,市场上经常处于缺货状况。是否可以降价销售,并给消费者说明情况,这样可以减少损失。但荣耀的管理团队认为,荣耀无论是处于哪个发展阶段,品质都应该是第一位的,只有对品质的严格要求,才是对消费者真正负责。

品质一直是荣耀的自尊心,荣耀必须坚守让品质为产品代言。荣耀的产品品质要赶超日本德国,必须要走这一步,这也是我们一直坚持笨鸟先飞的理由之一。所以,最终我们决定销毁这批手机。

荣耀销毁2000万元手机的事情很快传遍了圈里圈外,荣耀重视品质的好声誉为“618”打了一场很好的前战。“加1元送1年维保”的优惠,更是成为了荣耀品质的又一个砝码。那一年“618”,荣耀成为线上销售冠军。

“618”的胜利给荣耀注入了一股神力。此后,我们便势如破竹,2015年10月份就完成全年50亿美元的销售目标,提前两个月完成了当年KPI。兴奋的同时,我们想的是,下一步 “双十一”怎么赢?兄弟们说:给用户来点实惠的!什么是实惠的?那就是发钱啊。

荣耀决定给用户发10亿年终奖!在销售额已达50亿美元的基础上,荣耀销售收入每增加1亿美元,即向用户回馈1亿元人民币,预计回馈金额将超10亿元人民币。发放时间从2015年11月至2016年2月,覆盖双十一、双十二、圣诞节、元旦以及春节等几个节假日。这等于说,我卖得越多发的钱也就越多。这个策略立即激发了整个市场的想象力。

那年“双十一”赢得毫无悬念。荣耀继续成为线上销售明星。那时我们还没有意识到,正是这10亿元的回馈,让我们在接下来的半年里,遇到更大的困难时,才留住了用户的心。

巅峰跌落,2016年国内重建荣耀

在一片赞扬声中,荣耀结束了自己的2015年,奇迹般地成为了当年互联网手机的明星,我的年度绩效被打了个令人羡慕的A。但我和兄弟们知道,荣耀的问题就像掩埋在海平面下的冰山,稍不留神就会让我们折戟沉沙。

2015年底为了进一步实现双品牌战略,CBG在三亚开会,宣布荣耀独立运作,荣耀的零售和渠道脱离老大哥的“势力网络”。线下0起步,线上天猫店拆分,线上销售顿时下滑40%,荣耀渠道经受着千锤百炼,不得不经历着组织调整必经的阵痛,开始了二次创业的历程。

没什么好说的,荣耀独立,是必然趋势也是公司的决定。既然独立,那就真的独立,不依赖,也不当配角,这条路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血气方刚的兄弟们早就憋足了劲要上战场厮杀一场,没有线下渠道,那就自己建。没有渠道人员,那就人人都做一线销售。按照我们内部人的说法:革命时期,厨师都能上战场,我们为什么不能?花粉、GTM、营销等等都到一线去做线下拓展,先快速地把班子搭起来。

我一次去河南郑州看市场,问区域销售“没有办公室,你怎么办公?”他很开朗:“就我一个人,哪儿都是办公室啊。”说完哈哈大笑。“如果谈客户怎么办?”“那就去麦当劳,干净,夏天还有空调。”他回过头又跟我说:“就是有一点不好,老被他们赶来赶去的。”

我们线下渠道的拓展就是从这样心酸的故事开始起步。现在我们的线下和线上销售比例已经达到了1:1,给我们强劲的销量增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离不开一个个当年的线下人员“拿麦当劳当办公室”的卧薪尝胆。

2016年,因为独立拆分,刚刚稳定的团队又开始了人心波动。销服部长、产品总经理等核心岗位相继换人,团队的动荡直接影响了合作伙伴的关系,甚至出现客户说好的50万台提货量,备好了货,竟然又说不提了。我们一次次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打击得晕头转向。“怎么办?”成为了那年使用频率最高的词。

二次创业举步维艰,所有的冲突碰撞和矛盾问题都在2016年集中爆发,这其实也是我早就预料到的。2015年底当有人夸赞我们业绩如何骄人的时候,我总会说:荣耀总裁这个职位,谁愿意干,我随时让位。这不是一个好活。

2016年,我们遇到的更大的困难是缺少产品。你很难想象,在互联网手机时代,一款产品不得不卖20个月,更难想象的是,从2015年10月28日到2016年4月28日,整整半年时间,我们没有任何新品。

事实上,2015年12月原计划上市荣耀7Plus,想继续用双摄。但这一设计与新双摄交付冲突,当时的决定是:如果想按原计划上市,就不能用双摄。这没什么好犹豫的,大家一致认为要给用户提供最好的技术和产品,我们必须用双摄。没想到,这一等竟然是半年。

半年之后,摆在我们面前的处境更加尴尬。5月已经临近旗舰新品荣耀8的发布,如果刚发完7Plus就发荣耀8,这会让消费者感到困惑。不知道是不是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都会急中生智,我们把7Plus改了一个名字,V8,还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同时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旗舰——荣耀V系列!

2016年,在公司内部,荣耀备受争议。但下半年荣耀重回舞台中心,荣耀8成为当年的明星产品,荣耀6X成为双十一的爆款,一天卖了几十万台,被天猫称为“狂拽炫酷”的荣耀之作。

荣耀在压力下负重前行,但充满激情。最终年底总盘点,我们没有完成高速增长的KPI,我个人的绩效被打了个B。但是,这个年底却是我来荣耀最安心的一年:荣耀有了自己的线下渠道,有了自己的明星产品,有了自己的品牌调性。以前我们所有的能力都长在别人手里,但现在已经握在自己手中。

2016年底,我跟公司领导说:给我打C都可以,但绝不容许动我的岗位,我就是赖也要赖在荣耀总裁这个岗位上。因为我相信,2017年将是荣耀彻底崛起的一年。

反攻收割,成就互联网手机第一品牌

2017年2月开年,荣耀守得云开见月明,成绩非常亮眼:荣耀6X施展出独特魔力,引发抢购浪潮,让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瞠目结舌;2月21日,另一款神机——荣耀V9甫一上市便带动全场,成为了明星产品,大家眼中的“性能怪兽”。

荣耀迎来了真正爆发,2017年稳稳地占据了互联网手机品牌领先位置,荣耀在国内市场发展已经比较稳固了。

审时度势,我们开始果断布局海外市场。

2017年6月,我们在内部宣布要在海外再造一个荣耀。口号喊出来之后,要做的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如何建立自己的海外销售能力、自己的游戏规则,对荣耀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

因为长期依附在华为海外业务和组织身上,我们的思想形成定势,当面临新的策略选择时,必然要经历一段阵痛。Y国家主管对我说:“Y国要坚持华为打法,我肯定能做起来”。但兄弟们认为,荣耀如果再走华为的路子是无法脱颖而出的,但似乎也无法说服他,我们最后决定放手让他去搏。结果,如大家预期,结果并不好。

海外市场的从零开始和模式冲突,似乎正在重演当年荣耀在中国市场的所有遭遇。但让大家感到兴奋的是,我们在重建规则,在主导市场。Y国迅速调整,重回荣耀轻资产、线上模式, 2018年迎来开门红,一季度销售业绩实现300%的增长,荣耀海外整体销售实现了100%的增长。

从国内到国外,荣耀构筑了一条通向未来的道路。荣耀用产品、用业绩证明了自己是“烧不死的凤凰”。

探索试错,乘风破浪总有时

荣耀三年,始终承担了探索试错的重任。荣耀最先尝试双摄,荣耀最先采用麒麟芯片,荣耀最先发布第一款人工智能手机Magic,荣耀最先将线上线下模式融合在一起。2017年底,华为总裁任正非亲自签发奖金改革政策,荣耀再次成为人力资源和组织运作的探索者。2018是AI的风口年,很难想象,几年前当我们陆续发布荣耀Magic、荣耀V10的时候,中国手机行业对AI大多是三缄其口。据我们判断,荣耀在AI手机领域布局时间算是非常早的。

在我刚来荣耀的时候,我和团队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荣耀的控制点是什么?我们营销不如别人,不会讲故事,所以控制点显然不是营销。

最后我们把品质、创新与服务这三个点作为荣耀的核心战略控制点,也就是后来大家在2015年GMIC大会上听到的“笨鸟不等风”。我们不做风口上的“猪”,我们是一只笨鸟,笨鸟只做最本质、最艰难的事情。风停了,猪会掉下来。但笨鸟靠自己的翅膀依然可以飞起来。有了这三个核心战略控制点,就意味着我们今后的一切都是围绕产品、服务与创新而来。

2017年12月底, 荣耀早早地开了年会,年会的主题是 “战全球,守北坡,荣耀再出发”,非常符合我们那时的心境。誓师时,大家喝酒话决心,会后迟迟不肯散去,那些即将要去海外的将士们也无不拥抱泪目,我知道,他们心中已种下海外拓荒的决心。青春,就是一场永不停息的奔跑。

荣耀,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永远在自我挑战的征程上!

欢迎关注虎龙吟,看尽科技互联网大事小情。

虎龙吟,科技互联网领域独立观察家,全平台资深自媒体,覆盖千万读者群。

微信关注公众号“虎龙吟”,随时奉上最新科技互联网台前幕后最劲爆消息和热辣点评。

好内容,多分享。有想法?请评论!

贾跃亭被区块链公司投资9亿美金?又是一场闹剧而已

我们计划投资贾跃亭法拉第未来——我们就是说说而已。

今早,据科技媒体36kr报道:区块链公司EVA.IO计划向贾跃亭的FF电动汽车公司投资9亿美元。消息一出,舆论瞬间哗然。在经历多次波折后,贾跃亭又要通过区块链融资“绝地求生”了吗?

区块律动BlockBeats(微信公众号:BlockBeats)就此事第一时间展开了调查。消息的源头究竟出自哪里?这个EVA.IO到底是个什么区块链项目?它真的拿得出9亿美金来投资FF么?

在调查了全网消息,翻阅了项目白皮书以及钱包地址后,区块律动BlockBeats发现,所谓的EVAIO3年内9亿美元投资贾跃亭法拉第未来,又是一场区块链式的闹剧。

投资贾跃亭只是EVA.IO的一面之词

我们翻阅了所有有关FF的对外发声渠道与贾跃亭本人的社交平台发言,均无EVA.IO的半点消息,目前来看,唯一的消息来源就是EVA.IO CEO自己在Linkedin中的发言。而他和法拉第未来FF的交集从一个月前刚刚开始。

在Patrick De Potter的Linkedin记录中,与他有过交集且可能参与这次所谓的“投资”事件的共有两人,第一位名为Ivan Wang,他在3周前发布法拉第未来将持续融资的消息,Patrick在下面留言“或许我们可以聊聊?(May be time to have a chat?)”从IvanWang的履历来看,该人从乐视就追随贾跃亭,早在2016年就在法拉第未来公司工作。

另外一位互动对象是Christy Kawai,她曾在Tesla工作过,后加入法拉第未来。上周Christy发布消息称,有新一批投资人造访法拉第未来,但从发布的图片来看,其中并不包括Patrick,而Patrick只是给她的这条消息点了个赞。

每次FF融资都是贾跃亭一手宣布,从未有投资者主动宣布投资法拉第未来的情况。而且36kr报道中提到的“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9亿美元”的说法更是让人捉摸不透,EVA.IO的创始人,也就是上图中白人,表达的只是一种意愿,真正的FF方却没有发表意见,有一种“我宣布要上市,但是纳斯达克要不要我是另外一回事”的感觉。

在区块链领域,跟别人聊个天都可以被夸大成是“谈合作”,用别人家的云服务就是“和BAT深度合作”,怕是EVA.IO只是给Stifel发了一封邮件罢了。

最为关键的是,参与“投资”的其他两方,法拉第未来和Stifel均未对该融资消息发表任何评论。区块律动BlockBeats已经向FF和Stifel方发信求证,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回信

EVA.IO只是一个发了币的海外项目

从EVA.IO项目白皮书的第一页开始,我们就看到了Tesla的身影,几乎每一页都可以看到Tesla的字样、专利技术、特色功能,甚至还可以看到Tesla的蛇行自动充电桩出现在白皮书中。虽然白皮书并不代表最终产品,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个EVA.IO项目与特斯拉有着“不解之缘”。

EVA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电动汽车应用平台,它整合了DAG和区块链技术,当用户在安装有EVA应用程序的电动汽车(比如特斯拉)上驾驶的时候,可以开启“开车即挖矿”的模式获得EVAToken奖励。

当电动汽车在行驶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且宝贵的数据。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自动驾驶公司会争抢上路测试的名额,用以获得自动驾驶的测试数据。但是对于车主来说,他们对这些数据的产生和使用是无感的,如果把这些数据收集起来再出售给自动驾驶公司,是可以获得一定奖励的。EVA则通过区块链技术按照贡献数据的多少来换取EVAToken。

EVA还开发了一套针对特斯拉电动汽车的L5级别完全无人自动驾驶的支付解决方案,并将普通家庭的充电桩接入EVA区块链网络,当用户的车辆自动驶入指定位置后,可以使用EVA或者BTC进行费用支付,然后获取充电的权限。除了用来支付充电桩使用费外,这个跨货币的支付解决方案还将推出稳定EVAToken价格的方案,解决EVAToken市场交易带来的价格波动问题。

在该项目中国团队的宣传中,还曾提到项目负责人Patrick已与火币创始人李林进行过交流,借此给整个社区以信心。

(在Linkedin发布投资9亿美元投资法拉第未来的Patrick,今年7月份与李林的合影)

EVA是特斯拉出来的项目吗?

在EVA.IO官网上,其四位团队员工全部来自特斯拉,包括CEO、首席软件工程师、首席车辆工程师、商务开发官,但这4位早在2017年就已经从特斯拉离职。

在中国宣传团队口中,这位EVA的CEO、Tesla高管的真实身份是否属实呢?

在Linkedin上,我们发现PatrickDePotter已经于2017年离职,离职之前曾做到EHSS&S经理(环境、健康、安全、保卫与持续性部门经理)职位,工作地点为特斯拉位于荷兰的欧洲制造工厂,看上去是一个很高的岗位。

但是,EHSS&S其实是一个在欧美大公司里非常普遍的一个岗位,主要职责是使工厂生产符合当地、区域的环保法规,保护员工生产安全,为员工进行必要的培训等,实际上是人力资源岗位。在Tesla的官方招聘页面,EHSS&S也是HR部门下的一个专员岗位,所以这位Patrick并不是所谓的特斯拉高层。

EVA.IO的另外一位合伙人,也就是上面提到的商务开发官Yuh-ChiNiou在特斯拉就职期间,其岗位也是EHSS,不过工作地点在美国而已。

虽然宣传中EVA的团队核心成员都来自特斯拉,但是他们都不是特斯拉核心成员,而且他们离职之前的部门并非核心部门,对于技术实现能力,需要画一个巨大的问号。

EVA.IO真的有9亿美金么?

EVA.IO在之前的募资的宣称总融资10万个ETH,这笔钱按照当时的价格也只有不到3亿人民币左右,与9亿美金相差甚远。若按照目前ETH的价格来计算,EVA.IO的账上只有约1.5亿人民币。

(今年7月份的钱包截图,该钱包是中国区代理的钱包地址,只要有资金进入就会立刻转出)

从中国项目团队公募的打款地址来看,EVA.IO 7月份的时候只完成了7000多个ETH的募资。根据Searchain历史交易记录数据显示,该钱包在中国区完成了约2万ETH的融资。

法拉第未来要靠STO融资吗?

在今年早些时间,区块律动BlockBeats就收到消息称FF可能计划发币融资,但是该消息在恒大投资FF消息传出之后便消散。如今法拉第未来再次传出资金紧张和继续融资的消息,贾跃亭是否可以借助STO来进行融资呢?

实际上,FF合作的Stifel投资银行目前正在为FF准备的是2020年IPO,如果按EVA.IO的Patrick所说进行STO的话,是否与IPO冲突,是否会影响下一轮融资,目前SEC的法规对此界定非常模糊,可行性不明朗。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如果法拉第未来要进行STO的话,完全不需要如此专业的投行机构Stifel的帮助,以贾跃亭自己的游说能力,就能获得大量投资者的信任。半个月之前,处理恒大和FF争端的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公布仲裁结果,允许FF进行有严格条件限制的融资。

资金来源不明、投资者保护极差的区块链融资项目EVA.IO,几乎不可能成为符合条件的投资者,而且因为投资人过于分散、无法获得投资人身份信息等原因,EVA.IO更加不可能成为STO投资者。

就在发稿之前,贾跃亭在FF美国战略会上宣布将会在2020年IPO,潜在的投资人来自美国、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

到了这里,区块律动BlockBeats基本可以判断,所谓 EVA.IO 9亿美元投资法拉第未来,其实是一条由发币项目方为了达成某个目的、自导自演的宣传炒作。

看着这场闹剧,我们想起前段时间圈内著名的笑话:

我们与阿里达成了合作——我们用了阿里的云服务

我们与腾讯正在深度合作——我们的社群在微信上

我们与百度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你可以在百度搜到我们的广告

现在,又要加一条了:

我们计划投资贾跃亭法拉第未来——我们就是说说而已

一线丨锤子回应裁员报道:系诽谤已起诉 罗永浩并非抑郁症患者

腾讯《一线》作者 王潘

11月13日,有媒体报道称,锤子大规模裁员已经开始,或裁至40%。报道还称,京东每个月的回款占到锤子现金流的60%以上,现在每个月的回款越来越少,不够员工开支。传闻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提前断了,没钱启动手机新品了。

对此,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今天中午通过个人微博辟谣:“这是创业六年来见过最失实的报道,而且完全是彻头彻尾的耍流氓。你不用耍完了流氓又假惺惺地提什么尊重,我们会起诉的,你等着吧。”

今日晚间,锤子官方再度进行详细回应。锤子科技表示,这篇文章充斥着大量的失实内容,对锤子科技和罗永浩先生极尽造谣与诽谤,严重伤害了锤子科技与罗永浩先生的声誉。

锤子科技还澄清说,罗永浩先生并不是一个抑郁症患者,或者文中暗示的精神有问题的人。“尽管时常需要面对这些毫无根据的谣言和诽谤,但这些侮辱与损害也并没有使他抑郁。”

锤子科技还表示,已向崔玉贤女士及其供职的网易科技发去了律师函,要求立刻删除文章,并采取一切有效措施防止不实信息的进一步扩散。

以下是锤子回应全文:

今天上午,媒体人崔玉贤撰写并发表在网易科技上的《锤子生死劫: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一文,引发了媒体与网友的高度关注。这篇文章充斥着大量的失实内容,对锤子科技和罗永浩先生极尽造谣与诽谤,严重伤害了锤子科技与罗永浩先生的声誉。我们不希望给一直关心我们的朋友造成误会,更不希望给亲密的合作伙伴带来困扰,因此在这里做一些必要的澄清。

文章对锤子科技财务状况的描述,多为道听途说的不实信息和毫无根据的胡编乱造,存在大量事实错误。锤子科技也并未出现“不够员工开支”的问题,而文中提到的大规模裁员,实为根据现有的产品线对各地的技术人员进行整合,对此我们已经在官方微博辟谣。

子弹短信是北京快如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产品。快如科技是一个财务和人员架构上完全独立的公司,而锤子科技只是该公司的一个投资方。文中“将子弹短信的融资挪用到锤子科技”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文中关于锤子科技与京东、阿里等合作伙伴的关系的描述,也存在大量失实之处。事实上,我们与京东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非常稳固,“今年8月锤子在京东的手机销量不足2万台”的说法纯属造谣,8 月份我们的手机在京东商城的实际销量至少 7 倍于此。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在京东多个业务部门的鼎力支持下,我们的手机和生态链产品也都取得了良好的销售成绩。

锤子科技与阿里在 2016 年未达成的合作,也属于很多未能实现的合作里非常正常的一个。合作最终未能达成的原因,也并非文中提到的“账目混乱”。锤子科技的负责人罗永浩和当时参与接洽的阿里各投资和业务部门的主管,包括原阿里 CTO 王坚博士和现任 CEO 张勇先生,也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锤子科技出品的手机、投资的子弹短信,与阿里和蚂蚁金服的各项合作都进行得非常顺利。子弹短信在蚂蚁金服的全力支持下,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接入了支付宝红包和扫码支付功能,未来还会有更多形式的合作。

此外,文中对罗永浩先生个人及其同事关系的戏剧化展示,也生动地体现出了该文章捏造事实、胡编乱造的风格。必须澄清一下,罗永浩先生并不是一个抑郁症患者,或者文中暗示的精神有问题的人。尽管时常需要面对这些毫无根据的谣言和诽谤,但这些侮辱与损害也并没有使他抑郁。

我们已向崔玉贤女士及其供职的网易科技发去了律师函,要求立刻删除文章,并采取一切有效措施防止不实信息的进一步扩散。同时,我们也保留一切法律措施,对恶意散播谣言的行为坚决追究到底。在此,我们也呼吁媒体朋友们尊重事实,停止扩散不实信息,感谢各位的支持与厚爱。

锤子科技

2018 年 11 月 13 日